28年踏遍六合大小河道这里的每座坝都是她的孩子

2019-04-06 21:41

  现代快报讯(记者 宋经纬/文 吉星 实习生 苏蕊/摄 )流量50立方米每秒,闸室100米,通航300万吨……乍一听,这些陌生的数据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,但它的背后,却是一座关系着数万百姓安全和农田命脉的红山窑水利枢纽工程。

  在南京,这样规模的水利枢纽只有1座,而苏静,便它背后默默的守护者之一。28年来,她走库巡河,勘查排查,每一天都与各类水利工程为伴。苏静说,这些水利工程在水利人眼里,就像一个个孩子,看着它们建成、发挥作用,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,心里无比幸福与自豪。

  一米宽的办公桌,半米高的各类材料,苏静每天就在这小小的区域里,承担着水利工程管理任务。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,刚毕业的苏静选择了一份与很多女性都不同的工作,水利技术员,这份工作辛苦,却给她带来很多难忘的记忆。

  “记得那天是跟着科长一起,第一次走上了工程,看见滚滚的河水从脚下泵站提出,哗哗的排向滁河,泄流巨大的水声让人心潮澎湃。当时我就在想,水还能这样被自由调配,水利工程可真了不起!”苏静回忆。

  上世纪的生活条件不比现在,那时候的水利人很多都是用脚,一步一步丈量百里河堤。苏静在查工程时,总是骑着一辆女式自行车,跟在前辈们后面。“乡间小路我们叫‘瓜子片’,一抖一抖的很难骑,骑在前面的前辈总笑我,骑得慢,其实我已经使出了全力。”就这样,苏静开始了她的水利人生,自参加工作开始的28年来,每一个汛期她都与同事坚守在岗,在非汛期,开展各种类水利工程的建设与管理工作,从未间断。

  问起苏静工作中印象最深的事情,她说还是2012年红山窑水利枢纽工程的创建过程和大泉、大河桥水库队险加固建设过程。

  滁河是六合人民的母亲河,红山窑水利枢纽是滁河上最重要的水利枢纽工程之一,自2005年拆建工程竣工后,工程管理逐步走向规范化、科学化,枢纽工程管理范围大、工程管理标准高、管理项目繁多,2012年国家级水利工程创建验收前的一个月,为了落实每一项管理内容,节省每分每秒,苏静和团队同事们把吃住都搬到了现场管理处。炎炎夏日,每天早上6点,她带着团队从管理区全范围巡查,经常晚上12点还在研究方案和工作细节,经过一年的努力,红山窑水利枢纽通过国家级水利工程管理验收。

  在苏静的脑海里,总有个画面挥之不去。水库的夜晚,水面倒映着施工照明的灯光,施工人员在各自岗位上忙碌,耳边是指挥的哨声机器的轰鸣声,回到办公室内,脑子里依然是工地、图纸、资料……第二天,所有人继续红着眼睛,扎进工程现场。在建设处的带领下,经过无数个白天和夜晚,在参建人员的共同努力下,大泉水库、大河桥水库主体工程均在当年汛前结束,在汛期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。

  近年来,苏静成功组织、完成六合区1座水利枢纽创建国家级水管单位、5座中型水库、27座小型水库创建省级水管单位、1个省级水利风景区创建达标等工作。参建大泉水库、大河桥水库除险加固工程、长江干堤防洪能力提升工程等区内重点水利工程。为六合区1295.3平方公里的土地、66.88万人口的安全(2017年数据,不含江北新区)提供保障,抗御过无数次大水与大旱。

  “水利是什么?水利是国民经济的基础,是农业生产的命脉。”谈话中,苏静无数次提到这句线年建国以来,国家才开始有了系统性的水利工程建设和水系治理,而在那之前,弯弯绕绕的河流,白小姐四不像的图。单薄的土坝,当洪水和大旱来临时,遭殃的只有农田和百姓。

  近几年,苏静除了工程管理工作,还接下了很多科技推广工作,担任六合区水务局工程管理科副科长和水利科技中心主任。在苏静的书架上,绿色封皮、烫金大字的《六合县水利志》格外显眼。2001年,苏静接过编撰工作,她和主编两个人,常常面对的是一屋子的故纸堆,说话时,灰尘就在嘴巴里咯吱作响。

  “这本书不仅是六合水利史上第一部志书,初稿86万字,出版54万字,书里记载了1949年到2003年六合所有水利工程、水旱灾害及重大事件,还有很多不为人知关于奉献的故事。”每每当她翻开这本书时,苏静的内心还是会被触动。她说,书中每个字的背后,都是吃苦耐劳、耐得住寂寞的水利精神,每个水利人都有责任坚守好自己的使命,永远奋斗在路上!

新闻排行

随机阅读